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爸爸--我的同性启蒙人
爸爸--我的同性启蒙人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在我的记忆里,我是在女人堆里度过了自己青涩的童年,所以在自己身上有着女孩子的细腻和娇性,深受父亲宠爱,父亲在外地工作,平均一个月也只能回两次家帮助妈妈干地里活。

他是一个退伍军人,在我的印象里军人身上所拥有的优点都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,身材精干、油黑的皮肤。

那时特别依恋父亲(父亲从工作单位回来总会带很多零食回来,呵呵),总盼着他回家。

我小时候是和母亲睡一起的,父亲一回家,我的身边就换着父亲了,(母亲去同姐姐睡了)我喜欢父亲抱着我睡,可能是年小无知吧,也许是对大人的身体充满好奇,久久不能入睡,自己的小手不由的在父亲身上抚摸着,时不时的向父亲的下体探去,当我触到父亲下体的私处时,明显感觉父亲的排拆,把我的手拿开。

也许父亲为了避免尴尬,开始讲他在部队的趣闻我听,可我一点都没听进去,脑子里想着父亲的下体有什么秘密,为什么不让我摸。。

手又一次触摸到父亲的下体私处,没想到父亲开玩笑得骂了我一声:“小小年纪,不学好的”,随后也用他那有力的大手摸我一把我的私处就转向我背面躺着,父亲的这一举动,让我更大胆了,手伸向了他的内裤里,手里软软的一团,一阵热乎乎的,父亲没支声,我的手更有力度的玩弄着父父的弟弟,渐渐地感觉到我的手握不住了,硬硬的,手上有点湿润了。

我还很好奇的问父亲“爸爸,你要尿床啊?”,一阵沉默,父亲就翻过身紧紧把我拥抱在他怀了。

我的手也紧紧地握着父亲的私处,生怕会从我手里脱落。

父亲把我越抱越紧,身子不由的抽动着,乱须在我脸上乱扎着,一会父亲的嘴就把我嘴给封住了,舌头伸进了我的喉咙,下体顶着我的小手,父亲的呼吸变得急促了。

突然父亲停止了嘴上活动,问我:“宝贝是不是喜欢他爸爸的大弟弟,想不想尝尝它的味道”,“想”我支了声,父亲就把我按到他的下体,我慢慢得品味着,真是说不出来什么味,就感觉好,所以自已就更使劲舔着,父亲的身体扭动着,在我嘴里一进一长,时时去向我喉咙深处探去,明显感觉到父亲的力度,呻吟着,“我要……”父亲大叫了声,父亲就射在我嘴里了……,后来,我转去我父亲工作的地方上学了。

自那特殊的经历后,我发觉自已迷恋上父亲的雄性身体了,对父亲有莫名的期待,盼望父亲从单位归来,回家后就期望能在家多呆几天,盼望着黑夜的来临。

父亲似乎读懂了我,他回家的次数也多了,也由原来每月两次变成四五次。

黑夜父亲也开始随从我了,任凭我抚摸他身上的任何部位,一番满足后才相拥入眠。

慢慢地父亲对我也产生了依恋,似乎不满足一周一次与我的鱼水之欢,在我入读初三的那年,父亲向母亲提出我转学到他单位所在地的县城中学,母亲顾虑到父亲单位的住宿不便(呵呵,那时我父亲的宿舍是两人一间的单间,还住着他的一个同事),必竟县城中学的教学水平高,母亲自然答应了。

我和父亲都很高兴,刚踏进父亲单位宿舍,父亲就把我抱住了,像见到刚外出回来的母亲的婴儿样贪婪地吻着我身上的每寸肌肤,也许是父亲压抑太久的缘故,急促地把我放倒在床上,掏出早已膨胀的阳具,在我的深喉里做了有规律的活塞运动,像是到了世界的末日。

我也很配合着父亲的动运,小心回应着父亲的需求,生怕自已的牙齿伤到父亲的心肝宝贝,终于父亲能量爆发了,水龙头般地喷在我的嘴里,父亲满足地抱着我,亲吻着我那带有腥味的小嘴并意味深长的对我说:“咱们的幸福日子才刚刚开始”。

吃过中饭,父亲的室友回来,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,给我的印象很不错:比我年长几岁,高高的个,身材匀称,皮肤白润,感觉也很友好。

在父亲的介绍中得知,他叫阿峰,高中毕业就替父亲的班来这里面工作,父亲还开玩笑地让我在学习的问题上可以求教他,他可是很乐意的答应了,必竟是初处相识,我们没更深入的交谈。

由于第二天就要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,父亲让我好好放松,上街去买些学习用品随便去学校熟悉周边的环境。

没想到峰说他今天休息,可以陪我一起出去,我可是求之不得,因为自己对这边不熟,有个陪伴也好。

和他下午相处中,更让我发觉到他的优点,对他有点莫名的好感,那会也不懂感情之类的,就觉得和他相处很愉快,我的感觉告诉了我,我们将有故事要发生。

父亲为表示对他的谢意,同时也为了我和峰的初次相识,决定晚餐他请客去外面吃。

在饭桌上酒是父亲的命根子,无酒不下饭,自然酒成了主角,也让我见识了峰的酒量,和父亲不分上下。

虽然父亲好酒,但从来不让我们兄弟姐妹沾酒,在峰的要求下,父亲对我开了先河,索性让我喝了点,在着父亲和峰在酒桌上称兄到弟的斗酒,心里很不是滋味,觉得峰和我是一个年纪段的,只是叔侄关系。

我以明天要上学为由回宿舍了,随后不久他们也回来了,看得出来峰喝过了点,进门两话没说就倒床而睡了。

父亲脱完衣服穿着底裤也熄灯上床躺下了,我现在才明白酒是可以助性的,父亲在床上翻转着,我也一样难以入睡,怕影响别人休息,不敢和父亲说话,也不敢父亲的身体。

正在犹豫时,父亲侧过身抱住了我,把我的小手放在他早已搭建好的“帐篷”上,我的手不停地在上面游动着,我不满足于这样的刺激,褪去了父亲内裤,(现在想想自已挺大胆的)紧紧去握住了父亲膨胀的阳具,来回的刺激着它,亲吻着父亲的乳头。

父亲似乎也不满足于此,示意我睡到他的三角地带上,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猛地含住了父亲硬挺的阳具,父亲不停地抽动着他的臀部,一步步地伸向我的深喉,不时发现微小的呻吟声,用他沾有口水的手伸向了我的菊花,玩弄着,手指也视探性地在我的菊花口进出,(那时我只知道男女才可以做爱)受到父亲的刺激,感觉全身都很舒服,更紧紧地含住了父亲的阳具,此刻忘记了峰的存在。

父亲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浑厚了,突然峰咳嗽了声,木呐地看着我们,父亲迅速地抽了出来,停止了运动,保持着沉默,我也吓得没了样,闭上了眼,就这样在父样那时度过了惊吓而又难忘的第一夜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