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保险套经验谈
保险套经验谈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讲起保险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吧,薄薄的一层却是安全性行为的保护伞,我的同志生活里关於保险套有许多的经历,想和大家分享。

首先是自慰的练习,从坊间的性生活指导的书中得知,性能力是需要练习的,所以我有一阵子几乎天天自慰,平均每天都会打上两枪,为了避免弄髒床单又顾及要熟悉戴上套子的触感,我每次都会套上保险套来进行自慰。

那到哪里买勒?起初我只敢到公共厕所投币式的机器买,但是觉得并不划算,一个要20元,后来开始会硬着头皮到西药房去买,当然我还是都选择男性老闆驻店的药房去买,刚开始也随口说要买保险套就行了,没想到有时会碰到热心的老闆会亲切的问我要哪一种?碰到这种状况,起初我会羞赧的说随便哪一种都好,买久了,老闆熟了,他还会对产品再加以介绍:这种是日本的;size比较适合,这种有颗粒,这种的润滑液较不黏等等,有时还会推荐新产品要我试用,甚至顺便推销润滑液、强精固本的药品给我。

那时的我还很害羞根本只想快闪,所以几乎是来者不拒,他推销哪种就买哪种,后来发现都太浪费了,久了,也偶尔和老闆talktalk一下,抱怨韩国的牌子润滑液味道难闻,日本某牌的润滑液涩涩的,有时还会见到老闆嘴角泛起一抹微笑,说道:「这个用起来不错,因为昨晚试用过了」。

碰到这样的状况,都会引起我既兴奋又尴尬的情绪,但我知道我买来只是要打枪用的,所以我都指明要买最便宜的,大概是一盒90元的,这样价格的保险套最常被我所使用。

保险套也是帮助我锻炼阴茎密技的工具,主要是要让龟头不要太敏感,让柔嫩的龟头习惯与布类摩擦的训练,这种「套保险套法」,做法是将屌打硬后,套上一个保险套,但必需先把这个保险套的前端装精液的小囊(贮精袋)剪个小洞,套上后让龟头撑大它,穿过去,这样龟头会紧绷露出,但阴茎自龟头下的后半根会被套着,就这样整天套着,不论出门还是去什么地方,它都会让龟头整天露出,又可行动如常,尿尿也没问题,我现在就常常这样套着出门,就是要锻练到对磨擦没啥感觉,洞剪下时小小的,但会自动被撑大,那时的大小松紧会刚刚好,保险套到OK便利商店买25元一打,读者不妨实际试看看,不懂者请再来信,我再教你。

后来到美国旅游时,真是眼界大开,各式各样的品类都试用了,有口交专用的(没润滑液,没贮精袋)、超薄型、超润滑型、环纹、黄金色、颗粒、超粗size、超长size.……等,原来保险套还有这么多花样啊。

反而最近却是趋向反璞归真,现在用的都是到全家便利店买的一打25元,去三温暖时都自备一打,顺便带着KY去,安全的性是最重要的。

我常到公共澡堂去洗澡,有一回听到两人又再高谈阔论,一个是约36岁的壮年人,(那壮年人曾和我有过浴池里的contact,教我锻炼阴茎,又帮我打枪过,详见温泉乡故事),一个是20岁的年轻人,年轻人羞怯的问那人有没有嫖妓的经验?依我的Gay-dar判断,两人都是潜水的同志,都有意接触,但还在彼此试探的阶段,原来那壮年人姓陈,年轻人叫小周,那壮年人说:「当然有啊!你看我本钱这么好,比比自己的下体,别看它现在小支,凶起来可就厉害了!」接着我听到他们的对话如下:小周:陈大哥,我想问那玩女人后会不会得病啊?陈:会啊,所以要小心,以前我当兵时去玩,结果染到菜花,医了好久才好。

小周:那么危险啊,但很想试试勒。

陈:那就带套子玩,不然就干完吃抗生素。

小周:那怎么带套子勒?陈:要先把它吹大后再套上。

小周:我有包皮,要退下再套,还是不必退下?陈:退下再套。

小周不再问了,起身离开。

我不久也走了。

过了两天我又来到浴池,发现那个陈大哥、小周也来了,整个池子只有他们,但两人神色有点怪怪的,陈大哥似乎憋不住笑意,我也只好回应以微笑,这一笑打破了浴池里的沈默,我问说:「你们在笑什么?」陈大哥说:「这孩子要笑死人了,戴个保险套也不会,还想去开查某。

」我也不知道该接下来说什么,陈大哥又接口说:「这孩子戴保险套前竟先朝保险套吹气啦,难怪怎样也套不好。

」小周无辜的说:「你教我先吹大后再套上的啊!」陈大哥说:「唉呀!是先把懒教吹大啦,要先把老二弄挺,再套上才对啦!」我听到这也不由得笑了出来,便走到浴池的另一角落去,虽然刻意远离他们,但实际上却是努力把耳朵竖起来,想听清楚他们的对话,小周神色还是一脸无辜,说道:「都怪你,教错了还笑人家。

」隐约有点向陈撒娇的口气,我脑中已浮现一股奇异的念头,难不成你要人家实作教学啊?小周又说:「讲也讲不清楚,到底怎样戴啦?」陈说:「要先把老二弄硬啊,多试几次就会啦。

」结果我竟然隐约看到小周的弟弟逐步的涨大,哇咧,这小子竟不管池中还有旁人我的存在,直接的挑逗起陈了。

陈大哥也注意到了我神色怪异的盯着他们,赶忙打圆场,大声的说:「小孩子冲动容易起秋,要学套Sa-Ku也不能在这里啦,对不对啊?」最后一句话反而像是在对我说的,接着说:「少年郎要学床上功夫,带你们去别位啦。

」竟把我也算上一份了,原本就好奇又早有预感的我,也想跟着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如何「教学」,也就点头示意,三人一起离开了浴池,来到陈大哥的宿舍里。

一进房陈大哥就脱下裤子,对小周说:「我说先吹大,是指要别人帮你吹啦,来先帮我们吹大再说。

」接着也要我脱下裤子也躺下,对小周说:「先弄硬了才能教你。

」小周也就乖乖的低下头帮陈服务,我光看到这场景,不用帮忙,屌早就翘得老高,变得又硬又粗,陈大哥不久也已经发出兴奋的喘气声,他的屌是粗短饱满型的一根,龟头几乎佔去了阴根全部的三分之一,他示意小周暂停,从床头拿出一盒保险套和KY,伸手要帮我套上,我的可没他的粗,约比他的稍长一点(1cm),陈大略的向小周解释一下,先把KY挤出一点到贮精袋的小突起里,再把我的包皮退下,缓缓的套住龟头,再缓缓卷下,完全的包住我的阴茎,说:「就这样啦。

」要小周他自己试试,小周依言照做,只不过他的屌稍短也较细,卷到底部时还缠住了阴毛,多亏陈伸手帮他理理,才顺利的完全套住。

现在只剩陈大哥的屌还没套上套子了,他说:「我尬你们撇步啦,用嘴来帮我套。

」不等小周会意过来,已将保险套轻轻圈住他自己的大龟头,双手托住小周的头,要他张嘴,把阴茎缓缓伸向小周的口中,他说:「含紧、含紧。

」就看到他的阴茎缓缓的深入小周的嘴中,保险套也满顺利的套住他的巨根直没至底。

哇!学到这招,今天也值得了,陈笑说这招很爽哦,要我下回也可以试试看。

接着陈说:「三只懒教也没个洞插,没啥好玩啦。

」顺手将小周推开,没想到这个小周却竟说:「你再教我插洞啦,好不好?」我真怕陈大哥说好,若是他要教学难道要找我示范吗?我赶紧接口说髒话:「干!教你这么多了,还烦,你欠人干啊!」陈大哥也随口逗逗他说:「你让我们干干,你也就学会啦。

」原本我以为小周要翻脸走人了,没想到他竟小声的对陈说:「你的那么粗,会不会很痛啊?」原来他早有预谋了啊,我看陈一眼,两人终於知道小周今天的企图了。

陈接口说:「不会很痛啦,会很爽哦。

」但我看穿了他那狡狯的笑容里的想法:「今天要干到你屁滚尿流,唉叫求饶到叫不敢为止!」。

我的心底还真是他妈的变态,反而感到满兴奋的,很想看看这么精彩刺激的画面,陈也没等多久,就拿出KY抹抹小周的屁眼,要我先上,我粗鲁的猛塞,根本不得其门而入,陈说:「原来你也没啥经验啊?」(我那时只有一次的经验,那次是对手是自己送上门来的,抹一点肥皂就顺利滑入了,害我以为插入都是很容易的),他说:「不要急,慢慢来。

」要小周先趴下,熟练的先用一根食指抹上KY,缓缓推入,意外的是小周没有啥特别的反应,接着他缓缓深入两只手指(食指和中指)缓缓抽送,转动方向,我看到小周全身一阵颤抖,屌却是软垂垂的,再来,陈又加了一只指头,变成三只伸入,但是他很细心很慢很慢的钻入,我看的目瞪口呆,这么粗的东西小周竟没喊疼,他的屌反而开始挺起了,随着陈手指的摆动,却听到小周已开始发浪般的喊叫,陈抽出指头,帮我的屌抹上KY,说:「这样可以了。

」我调整了一下小周屁股翘起的角度,就从背后位,站在床边,用狗交的姿势进入了,深推进去,好紧啊,但实在有股难以言喻的快感,换成我狂野的喊叫了,我彷彿着魔似的,动作加大,越来越快,小周也开始叫床了,越这样我越爽,加速突刺,好几次深插到底,由於KY的关系,每次我阴根撞击到底部时,都还发出啪啪、噗滋、噗滋的声音,没多久,不到三、两分钟我就觉得忍不住要射精了,激亢的喊出声:「我要射啦!」我想学A片里猛地拔出阴茎,射到他身上的动作,但还是来不及,便全数射在他屁眼内,真是爽快。

陈大哥笑盈盈的说:「少年ㄟ,哪ㄟ加紧?(怎么那么快?),毋洞逃(没档头),没干过人就是容易快泄,换哥哥我来,看我洞挖固(撑多久)!」陈大哥的动作果然有点粗野,除了在他的巨根抹上KY外,又朝手掌呸了些口水,然后握着阴茎旋握转动几下,一副摩拳擦掌,A片中大淫棍的架势,硬把小周翻过身来,要他正面仰躺,垫了张毯子在小周的腰部下方,要他双腿屈膝张开,便开始挺进,原来要採正面脸对脸的方式进入,这样插入时还可以见到小周欲仙欲死的表情。

陈大哥果然是老手,一点也不急躁,因为他的龟头很大,所以一点一点的突进,直到整个龟头都塞进去了,还停顿一下,再越进越深,小周已经完全的被征服了,已经发浪的乱叫。

陈大哥开始轻轻的活塞运动,规律中有时又加速抽送几下,搞的小周淫声四起。

有时又换招式,抓住小周的脚踝提起,并拢拉到胸前,小周像只被宰制的小羊,但这样的姿势好像比之前更深入了。

陈大哥的动作更猥亵了,他开始左右摇摆自己的腰部,好像要探索突刺到小周屁眼内的每一处地域,更绝的是此时他满口髒话,「干!安呢ㄟ送没!干吼你爽歪歪!这只给你有够粗没?还叫,戳给你死!」但是越髒的粗话,似乎越能亢奋气氛,接着他又换招了,索性把小周的脚放在自己的肩膀,把抽送的频率放慢,但加大幅度,最后挺进时还故意抖动腰部,哇,看得我又兴奋起来了,虽然刚才已射精了,又再度勃起,我就开始边观赏边打手枪,陈大哥果然是如他自己声称的「有动头」,从他开始插入到现在,已将近过了20分钟了,比起我猛插二分钟就射精,他持久的时间几乎有我的十倍之多咧!但是这一次勃起,我就撑得较久了,就这样我也一面看他抽插,一面也玩了快10分钟,还没想射的冲动,但是陈又开始嫌不够刺激了,他猛地抓起小周的脚踝,朝左右拉开,捌开他的大腿呈「人」字形,猛力狂抽,加速突刺,这样的姿势看了真令我兴奋,这时连陈大哥也开始呻吟了,却越插越猛越来越狂野,我的手也更加速的套抽早已红肿的大屌(打枪打太久都还不泄的关系),这时小周也已陷入疯狂的浪叫,陈终於呼喊出啊!啊!的吼声,我也在这时又再度泄了出来,至於小周早已瘫痪,老二却还是直挺挺的,仔细一看,我才发觉他早已射精了,只不过因为硬屌套着套子,从外观上看不出来他已泄精了,陈说:「今天教到这里,有爽到没?还有什么要我教的,下回再来找我,还有更新的花样可以试试咧!」三人收拾一下,我和小周便各怀心事的离开了,心中却都还期待着下一回的「特训」课程呢!